跨境业务成虚拟运营商新蓝海

  作为国内移动通信市场引入民间资本、打破行业垄断的“鲶鱼”,虚拟运营商(虚商)近两年来在国内得到了一定发展,但与此同时,行业整体仍普遍身陷亏损境地。为此,一些虚拟运营商开始布局海外市场,期望能在跨境业务中抢占先机。

  大多数虚商仍深陷亏损境地

  自2013年底工信部向首批11家虚拟运营商颁发移动转售业务试点批文,开启通信行业引入民营资本序幕以来,各家虚拟运营商开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争相通过各种推广手段开发移动通信用户,抢占市场份额。

  经过两年多发展,虚拟运营商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资费套餐垄断,让用户拥有了自由选择权利,也促使三大基础运营商执行用户每月“流量不清零”政策等。

  虽然虚拟运营商的用户数已经初具规模,但一个尴尬情形是,目前大多数虚拟运营商仍深陷亏损境地。尽管虚拟运营商探索了各种运营模式,但各家企业依然普遍处于亏损之中,新业务尚补贴不了“批零倒挂”导致的亏损。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规划所市场经营研究部主任许立东曾指出,虚拟运营商试点期内仅是发现问题、纠正问题,试点期内无法实现盈利属于正常,参照国外经验,虚拟运营商有望在持续投入三到五年内实现稳定盈利。

  除了行业整体性亏损外,今年以来,部分虚拟运营商频频出现垃圾短信、骚扰电话、实名制不到位等现象,更是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为此,工信部约谈了3家实名制落实不到位的虚拟运营商,责成其进行整改。随后,工信部又下发通知,要求虚拟运营商必须严格落实实名制登记规定。

  根据工信部此前发布的试点方案,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运营试点截止时间为2015年12月31日,到期后将根据试点开展情况适时调整相关政策,研究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的正式商用事宜。然而由于行业存在的种种问题,致使两年试点期早已结束,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一家拿到正式牌照。

  跨境业务被视为新蓝海

  虽然行业整体表现低迷,但当前各大虚拟运营商仍在积极探索发展方向,其中,国际业务被视为新蓝海。

  据业内人士介绍,中国每年有过亿的游客前往国外旅游、学习、交流,并且呈现逐年递增态势。数量庞大的出境人群的移动数据消费需求,为虚拟运营商提供了有待挖掘的商业机会。

  在不久前举行的“世界移动大会-上海站”上,虚拟运营商“蜗牛移动”携手法国虚拟运营商Transatel、比利时电信BICS、芬兰UROS和Exomi等多国运营商伙伴,宣布启动2016全球化战略布局。

  蜗牛移动早在去年就已开启国际业务,推出了一系列国际免卡产品。经过一年发展,蜗牛移动已有15种国际免卡产品,服务已覆盖日本、韩国、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香港、台湾等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每天为上万名游客提供国际通信服务。

  蜗牛移动高级总监徐崇贤向记者表示,正是为进一步扩大海外市场,蜗牛移动决定今年继续加大海外投入,加速全球化战略布局。未来,蜗牛移动也将围绕“一带一路”战略,积极走出去,最终实现全球上百个国家和地区的全覆盖。

  和蜗牛移动向出境人群推行170国际免卡模式不同,国内另一家虚拟运营商“263移动通信”同样锁定全球华人移动通信服务市场。近期,263移动通信在上海举行“互联·无界”iMVNO生态圈发布会,现场受邀出席的有和记电讯国际移动电讯服务副总裁Desmond Ko、全球领先电信业务漫游及分析服务提供商Mobileum首席技术总监Avnish Chauhan等近40家合作伙伴高层。

  263移动通信执行副总裁吴斌表示,随着互联手段和用户需求升级,为用户提供触手可及的移动互联尤其是跨境数据漫游服务成为智能终端厂商亟待解决的问题。为摆脱传统移动通信在适用地域和获取手段上的局限,263移动通信借用创新技术和模式驱动,让通信融合移动互联触手可及、随时启用、全球使用等优势,引领了国内外智能手机品牌大范围落地实现互联网模式全球移动通信服务新趋势。

  因为锁定全球华人移动通信服务市场,263移动通信目前已成为国内首家在全球众多中高端智能终端广泛应用SoftSIM技术,实现终端原生出境数据漫游的运营商。2015年以来,企业陆续为小米、三星、乐视、360手机等数十家终端厂商提供了国际数据漫游服务,并与近40家国内外运营商、终端厂商、虚拟运营商、系统服务商、OTT、商旅等伙伴建立了生态合作伙伴关系。

  为拓展海外商机,虚拟运营商还积极走出去实施资本并购。“分享通信”不久前宣布将斥资2亿美元收购尼日利亚电信运营商GiCell。分享通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志祥称,“此次收购的目的,不是简单建基站发展用户,而是真正意义的技术输出。”

  虚商走出去仍面临挑战

  利润空间相对较高的国际业务被各大虚拟运营商寄予厚望。随着各家虚拟运营商在跨境业务上争相发力,专家认为,目前虚拟运营商正在国际业务方面崭露头角,这也使得国际业务产业链被全面激活。

  在业界看来,国际业务为国内虚拟运营商开辟了第二战场,是一个新的发展方向。随着国内消费者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未来走出国门的机会将会更多,而通信消费已经成为刚需。因此,虚拟运营商谁能够掌握国际业务便能掌握主动权,引领产业发展。

  当然,对各大虚拟运营商来说,拓展国际业务也并非易事,需要企业具备足够的海外运营商、渠道等资源整合能力和市场营销能力。另外,针对出境人群,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也在推出一系列超值优惠套餐,这也给虚拟运营商国际业务带来挑战。

  “国际业务和国内业务一样,竞争其实都很激烈,尤其是在中国某种新业务只要有前景就会有大批企业涌进来竞争”。263移动通信(香港)有限公司行政总裁梁京向记者表示,263移动通信在本地业务上很少去做,因为没有盈利点,也没有独到处。所以,公司发展重点就是拓展国际业务。而且和三大运营商相比,三大运营商由于业务繁多,对国际业务的专注度可能就弱于专业的虚拟运营商。虚拟运营商在用户体验、客户交互上相对会更具竞争优势。

  梁京认为,国际业务市场空间在增长,需求在增长,而且这种需求会越来越多。比如数据流量业务,在4G时代,用户出国时的数据流量需求预计会越来越高,在此形势下,虚拟运营商的价格也将得到有效体现。

  当然,国际业务相对本地业务的门槛往往要更高一些。对此,梁京强调,这也对虚拟运营商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要与国外公司进行更好地沟通并与之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另外,在国外,市场规则相对会更加开放,这也要求虚拟运营商要能够真正了解当地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