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数码 >

美国跨品类扩张力度减弱 边界渐渐清晰

  美团跨品类扩张最为迅猛的是2013年到2015年,为什么反而是现阶段的争议愈演愈烈?王兴两次战略更迭,边界已经浮现。

  三周前,美团30亿美元融资的消息传出,这是今年美团的第二次融资传闻,上一次在5月,那一次还传出大股东腾讯拒绝领投。

  事后,美团都进行了否认,高级副总裁陈少晖还说:“美团点评公司整体业务已经实现盈亏平衡,收入同比三位数增长,公司现金充沛,账上实际资金储备已超30亿美元。”  但美团现金充沛,并不代表不需要融资,因为它开辟了太多需要烧钱的战场:早些时候的外卖、酒店、电影票……今年2月上线的打车、4月上线的民宿以及7月开出的线下实体店掌鱼生鲜。8月15日,美团进军共享充电宝,又开辟了一条新的业务线。  美团如此不设边界、四处树敌的做法备受质疑。《财经》杂志采访王兴时问及“边界”的问题,王兴回答:“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的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这一说法,让美团再度站上了风口浪尖。  回看美团的发展历程,AI财经社发现,其实近两年美团跨品类扩张力度已经减弱,并且边界渐渐清晰。  美团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2013年以前,千团大战阶段,通过地推,抢商户抢市场;2013年到2015年,T字战略阶段,在团购这一“横”之下,出现酒店、电影、外卖、KTV、丽人、母婴、保洁等十余项垂直品类;2016年之后,“三驾马车”战略,新增业务只有四项(打车、民宿、共享充电宝、掌鱼生鲜),无论哪项都围绕餐饮、酒旅、到店综合展开。  在这三个阶段中,美团跨品类扩张最为迅猛的是第二阶段,那为什么反而是现阶段的争议愈演愈烈?  除了美团身处一个竞争最激烈甚至惨烈的市场,更大原因是,成立七年的美团,处在资本的十字路口:如果继续在私募市场融资,那估值几何,谁又能支撑住如此庞然大物,如果公开募股,那如何摆脱团购鼻祖Groupon的印记。这些问题在围观者眼中又综合成了一个问题:美团业务扩张是为完善业务线还是纯粹为上市给资本讲故事,这让人们看不清楚。  缺失的边界  很多人没有发现,美团很少再提”T型战略“。而在2013年到2015年的这三年里,“T型战略”是美团对外宣传高,也是王兴内部讲话中出现的高频词汇,甚至在2016年下半年还有媒体以此来分析美团的未来走势。  王兴是在2012年开始思考美团的“T型战略”——团购是横,垂直领域是竖,团购只是入口,而在垂直领域能扎多深则决定美团的护城河。  这一思路在于,美团要提高用户粘性,就需要注入更多的消费场景。吃完饭顺便看看附近有什么电影可看,看完电影也可以看看附近有什么酒店。用户粘性上来,客单也相应提高。  猫眼电影在2014年成为独立事业群是“T型战略”的重要一步。此前,所有垂直业务都通用一套地推团队,但猫眼独立后有了独立的供应链体系和销售团队。此后,酒店、外卖等也仿照这一路径,组建各自的供应体系和地推队伍。

  猫眼电影CEO郑志昊在上海电影节互联网电影之夜上演讲。@视觉中国

  但这也带来了一个问题,T型战略的边界在哪里?本地生活服务涵盖各行各业,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是一个巨大市场,美团不可能全面覆盖。  早在2014年,就有媒体问过王兴这个问题,当时王兴说:“一个公司不能把所有的细分都做到,肯定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美团会集中精力把吃喝玩乐的高频品类做好,其他细分领域或者通过合作的方式,或者不管是业务层面还是资本层面的合作都有可能。  言下之意,高频的美团自己做,低频的通过入股等方式来做。  不完全统计,在2013年到2015年三年,美团涉足的品类有电影、外卖、餐饮、酒店、景区门票、亲子、婚庆、实物电商等十余类,2015年O2O大火之时,甚至接入了美甲、保洁、修锁、汽车洗护等上门服务。扩张不可谓不疯狂,做与不做的边界日渐模糊。  也难怪当时一名投资人会将美团形容为“狼牙棒”:如果拿武器来比较的话,美团像一根大棒,不够锐利,但是它很大,它有很多的可能。现在需要在棒上插针,针插多少、插在什么地方,是美团现在比较重要的事情,“当针插得足够多时,这根大棒就变成了狼牙棒”。  T型战略的垮掉  T型战略持续了三年,猫眼电影是其中的标志,它的独立意味着T型战略的第一步,它的卖出也意味着这一战略的结束。2016年5月,光线传媒通过两家公司合计获得猫眼电影57.4%的股权,实现对猫眼电影的控股。  回看这桩并购案,一名电影行业从业者认为王兴的决定是比较聪明的,他告诉AI财经社,单一的卖电影票业务是很难赚钱的,通常会与电影投资、宣发等相互配合从而获得盈利空间,而美团再成立一家贯通产业链的影业公司可能性为零,在这种情况下卖掉是一个好的选择,“在光线的版图里这个是可以想象的,但对美团来说卖电影票完全给别人做嫁衣。”  和这一说法相印证的是,猫眼电影创始人徐梧在接受李志刚采访时曾经提到,美团网电影(还未改名为猫眼)每卖掉一张票就要给售票系统钱,当时美团网团购一张票的利润才1元钱,售票系统跟美团网电影一开口就是两元、三元的提成要求。

  猫眼电影并入光线传媒一案,让王兴坚信的“T型战略”在内部备受争议,捍卫者认为这是资产得到成功运营的杰作,能够推高美团的平台价值,批评者则质疑这种“为别人养儿子”对于企业专注力的浪费。